一只脸盲的阿诺

【双扎】【接龙】女巫的诅咒 01

一个双扎群里的接龙游戏
为了方便区分,豆扎-沃尔夫冈 米扎- 莫扎特
梗都是群里太太的,OOC是我的错
不会起名就简单粗暴的直接上梗啦

0
如果您从萨尔茨堡的主城门开始往集市走,在看到集市的第一间商铺的时候右转,您便会看到一栋深棕色的,不起眼的老房子,隐藏在一堆土黄色的木头房子里。您即使问遍整座城市,估计也没有人能说得清楚房子里住的是什么人。但是,别漏了住在城外,那个只有每个赶集日才进城的老农夫。他要是听到谁问起那栋房子,便会神秘兮兮地把来人拖到角落,告诉您那里面住着一位女巫。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们?)是那颗萨尔茨堡璀璨的星星。而一切便从这座房子开始。
那天,那位深居简出的女巫刚旅行回来,准备练习练习在旅行途中刚学会的咒语。这是一个懒洋洋的下午,小巷子里安安静静的。我们的女巫小姐抽出魔杖,咒语刚出口,巷子口便冒出一头金色的乱发,把可怜的小女巫吓了一下,连咒语都念错了. 那魔杖也因为主人的情绪一走火,一道光射向那头金发的主人,那位著名的音乐家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小女巫刚从前一任女巫手下接过这个工作,没想到一开始就捅了这么个搂子,抓起边上趴着的小黑猫便逃回了房子里。

1
那天下午,沃尔夫冈刚刚从主教府走出来,一手抓着阿玛迪,一手抱着外套, 口中诅咒着主教骂了自己一顿还把谱子拿走的行径,准备找个地方发泄。还没走到集市,便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女声,紧接着便被一道金光袭击了。等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那个肇事者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作曲家刚决定忽略掉这一个小插曲,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太对。低头,胸前正窝着一头乱毛,而头发的主人正闭着眼睛,整个人靠在他身上,紫色的礼服上绣着花纹,带着花边的衬衣因为这个别扭的姿势而弄出了一堆褶皱。
沃尔夫冈被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一退,胸前人便直直地倒了下去,摔在并不柔软的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阿玛迪捂住了眼睛扭过头。
虽说萨尔茨堡一年到头都热不到哪儿去,但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仲夏下午还是够受的了。在这种天气,镇上的大多活物都安安静静的待在屋里,只有一群鸽子站在房屋的阴影下,不知道啄着什么,后又因为这一声闷响刷的一下全都飞到了屋檐上。
沃尔夫冈楞了一秒钟,第一反应决定扛起阿玛迪撒开两条大长腿跑路。
阿玛迪已经在肩上了,那个箱子隔得他有点疼。沃尔夫冈突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这个穿着华丽的陌生人在这重重的一摔后竟然没有醒来,只是皱了皱眉便又一动不动昏睡了回去。眼角大概是涂了些什么,在盛夏的阳光下闪着光,晃得人发晕。

阿玛迪像往常一样坐在钢琴边奋笔疾书,手边放着那个从不离身的盒子。白衣的少年趴在桌上看着躺在自己床上这位突然出现的怪人。 沃尔夫冈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个陌生人带回家。 也许是因为害对方摔了一跤良心过不去,也许是因为不愿意叫他一个人躺在街上承受暴晒,也许是因为其他更深层次的东西。沃尔夫冈不敢承认,但他确实能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一种归属感,那种他总来没有从歌颂他的人,或是唾弃他的人身上的得到归属感。虽然他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却又感觉已经认识他一辈子了。
他把这一感受归结于对方同样是一位音乐家。他自然不会无礼到去翻对方的口袋,只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有几张乐谱从那紫色礼服里飘了出来。对方也是个音乐家,而且是一位如自己一样杰出的音乐家,这个消息叫他喜悦到颤抖。但对方久久还没有醒来又使他十分的担心。那件礼服外套被他放在床头。陌生人的卷发在枕头上四散开来,脸上画着浓妆,乍一眼看不清眼睛的轮廓。眼角亮闪闪的东西是用刷子沾着水涂上去的金粉,异常的引人注目。沃尔夫冈叹了口气,看对方也没有短时间醒过来的意思,便默默站起来,牵着阿玛迪走出了房间。

莫扎特一醒来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即使他刚刚醒来还在迷糊状态也知道周围的装潢绝对不是自己的房间,虽说结构确实有些相像。自己的外套被放在床边,从古怪的形状中可以看出把它叠好的人并不熟练。音乐声从房间外传来,莫扎特坐在床边听了一小节后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刚写完的曲子。钢琴声里包含着喜悦与满足。莫扎特第一次听到有人能将自己的曲子演绎得这么完美。
大概是因为刚醒来的缘故,在起身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些头晕。顺着乐声走出房间,一个拐弯后,面前便是乐声的来源。一台三角钢琴前,一位白衣少年坐在琴凳上,一个个音符从他的指下流淌出来,柔软的金色直发随着身体的起伏而轻轻摇晃。在边上坐着的孩子发现了他的出现,便拉了拉乐手的衣角。音乐声夏然而止,与之取代的是琴凳与地板摩擦而发出的噪音。“您醒啦?我在街上叫不醒您,便自作主张把您带回家啦。阁下您的名字是是?”
“抱歉我都忘记自我介绍啦。” 莫扎特一笑,行了个华丽的礼,“我是莫扎特,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为您效劳。您的演奏真是太美了,很高兴我的作品……”
沃尔夫冈慢慢的皱起了眉头,一边阿玛德也歪过头看着他。“这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他打断了面前的人,“您看,我才是 沃尔夫冈.莫扎特,而这首曲子也是我自己刚刚写出来的。”

说实话一个莫扎特就够把萨尔茨堡闹个底朝天了,刚何况现在有了两个莫扎特。也许是因为萨尔茨堡确实是个熟悉的环境,虽说有些奇怪,但莫扎特在几天的适应期后也就接受了还有另一个自己的事实。两个莫扎特每天形影不离,一起作曲一起喝酒,连去主教府都一起去。沃尔夫冈和科洛雷多吵架的时候莫扎特就在边上帮腔,把主教气的脸和阿玛迪的衣服一样红,然后两人一起被阿尔科伯爵赶出去。
阿玛迪理理衣服抱起盒子拿上谱子走出主教府。
最开始,莫扎特还会试图在沃尔夫冈跳上钢琴准备弹起那个古怪乐器的时候把对方拉下来,警告他为了家里的财政状况少弄坏几台钢琴。但后来音乐家意识到他并不能拦住这个不但比自己高的多,还活泼的多的另一个自己。到后来,他甚至通过长期的观察和莫扎特对于音乐的天赋而学会了那个据说叫吉他的乐器。
一天晚上,喝醉了的莫扎特成功把吉他从沃尔夫冈手里抢了过去。
从此,每天网上的单人摇滚演唱会变成了双人。外加一个在钢琴底下蹦哒的阿玛迪。

回到最早我们提到的那个老房子和刚来的小女巫。女巫小姐再两耳不闻窗外事,也知道了突然出现了两个小莫扎特的消息,对自己之前那个咒语的效果也有了数。如果中咒的是个普通人也就算了,可沃尔夫冈·莫扎特在萨尔茨堡也算个不小的人物。小女巫怕被女巫协会惩罚,便决定在情况无法控制之前用一个咒语把这事儿解决掉。
只不过啊,新手女巫就是新手女巫,这个咒语不负众望的也出了些小错。当天晚上沃尔夫冈和莫扎特依旧在往常一样一人一杯酒的在酒馆聊天。
“沃尔菲我跟您说,您这儿的科洛雷多已经算是通情达理了。我那儿的主教大人啊,我连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 两人显然都已经醉了。莫扎特的脸有点红,卷发任性地翘着,眼睛周围的妆糊成一团,领结半散开着。
沃尔夫冈也好不到哪儿去。喝醉了的作曲家傻笑着,露出一嘴的大白牙。衣服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看起来下一秒就要从肩上滑下去了。
“他?您不知道,我妹子过去都要被他骂一顿。骂一顿也就算了吧,他还要我把谱子留下。第二天,乐团在练习的,还是我的谱子。”
“你我都知道的,没有人能拒绝我们。”莫扎特笑起来,沃尔夫冈便也跟着开始笑,柔软的金发一晃一晃的。
莫扎特突然楞住了。在酒馆的灯光下,沃尔夫冈的眼睛显得异常的蓝。
“您的眼睛……像是天空一样……若是有星星就好了。”
对方突然向前一倾,莫扎特被吓了一跳,差点摔下椅子。两个人靠的那么近。在那双如天空如大海的瞳子里,他异常清楚的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瞬间,原本喧噪的酒馆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
“您看,这样就有星星了。”
酒精真是个好东西,可以消除掉人所有的胆怯。莫扎特深吸了一口气,撑起身,慢慢向另一个自己靠近。中途好像把酒杯撞到了,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但他并不在意。
期待中的唇齿相依并没有发生。沃尔夫冈想要握住莫扎特的手,却发现手指直直的穿过了莫扎特的身体。

TBC·

谢谢看到这里的人!
希望诸位不要因为我糟糕的文笔而对这篇接龙失去希望啊!后面的太太们都超棒的!这篇文是可以被拯救的!
下一个是@阿語 太太!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Fitzsimmons】【授权翻译】Are We Out Of The Woods Yet 1

冷圈自产粮系列w

这篇其实好早就翻好发到微博上了,但一直忘了老福特hhh Fitzsimmons 大概是我萌的为数不多的BG啦,还有就是盾佩。很感谢戳开的妹子汉子们w爱你们~下一章大概要等圣诞假才有空翻啦,留学党要好好学习啦~没空仔细捉虫就发上来啦,大家就凑活着看吧。

 

1.in speaking the unspoken那些不可言喻的美好

原作者:jemmasimmmons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29097

Summary:

When Skye popped her head around the door of the lab and announced that he needed to get to Jemma's room immediately, all the blood in Fitz's body ran ice cold.

Notes:

A few important things to note! First off, since starting this yesterday I have seen a few stories of similar themes/plots drifting around which made me a little anxious to post this but my best friend convinced me otherwise. I hope this turned out as my own, but if you have written something similar and feel that I am treading on your toes too much, please dont be afraid to let me know and I am very sorry.

Secondly,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fic and any more I write set in the same universe, the exact details of how the team got Jemma out of the Kree rock and the consequences of it are not explicit. This is not because I am not interested in it; on the contrary, I am both fascinated and terrified by the endless possibilities for this storyline but they are not what I wanted to focus on here. What you can imagine for reading this is that it was a combined effort from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the rock and that Fitz and Skye and Jemma played big parts in getting her out (because that's just how I pictured it when writing this). I'm hoping to investigate the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being in the rock for Jemma in a later story.

I hope you enjoy this!

------------------------正文------------------------

当Skye一边用头撞着门,一边叫着要立刻进入实验室时,Fitz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他本想问问Skye发生了什么,但她一说完,便马上转身,向走廊另一边奔去,留给Fitz 的只有摇摆着的深棕色发丝。于是,Fitz唯一的选择只有脱掉塑料手套和实验服,尽可能快地冲向医学中心。

这是Jemma回归后他第一天工作。Coulson给他放了两天假,使他能够守在Jemma床边。之后,他非常委婉地建议Fitz回到实验室的日常工作中。当Fitz看到他和Jemma桌上堆积已久的工作时,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个请求。

在Jemma离开的十天里,他的整个世界都停滞了。

现在她回来了,地球重新开始旋转。黑夜变回了白昼,而他要继续他的工作。

当他瘫倒在椅子里,在腿上机械性地画着设计图,试图改进基地安保系统时,Fitz发现他还是很难假装一切都已恢复常态。毕竟,在这两年里,他无数次差点失去了他最好的朋友。

这也是为什么Skye的话一使Fitz的血液从冰冷到火热,他便丢下一切去追赶她的原因。

因为他觉得这一切美好的叫人无法相信。

又一次。

当他跑过整个训练场到达Jemma房间时,他的心跳得很快。走廊很安静(太安静了些,他想,试着抑制住内心的恐惧),很反异,没有一个人。要是往常,到处都会是人呐。

当Fitz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眼前的场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Jemma正笔直地坐在床上。她双腿交叉,满面红光,两手不安地放在T恤衫的褶边上,左耳后别着一朵娇嫩的粉色花朵。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突然冲进房间的Fitz。

“噢...!Fitz!”

“Jemma,怎么...”Fitz靠在门把手上,视线不安地扫过她,之后又扫过整个房间。“怎么了?那是...”他的身体向后,倒在了她面前的床上,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

Jemma随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床单。

在床单下,有一打热气腾腾的铝箔纸盒,外加一对蓝色塑料盘和配套的餐具。当Fitz再一次大口地呼吸时,他闻到一股温暖而诱人的香气。

“那是什么?”

“晚餐,”Jemma脱口而出。

“又来?”Fitz傻了眼。

“是这样的,这次特别准备了中国菜,意大利菜,再加上...一点点印度风味。我有点担心,因为我没法尝尝,这是为你做的。嗯,有披萨,还有我认为...”Jemma打开了其中一个纸盒。一股香气从盒中飘出,Fitz不禁热泪盈眶,这气味他太熟悉了。“耶!炸鱼薯条!”

“Jemma...”Fitz慢慢地说。

“还有布丁哦!”她继续说,说着紧忙打开饭盒。“冰淇淋放在冰箱里了,还有一瓶啤酒...没有放在血样边上!“她忙补充道。“我检查过了!”

Jemma停了一下,迅速叹了口气,她抬起头,担忧地看着Fitz。同时Fitz也注视着她,目光扫过那一个个餐盒,穿过房间走到Jemma床前。

他小心翼翼地在她的毛毯边坐下,试着说道:“你床边便当里还有些什么?”

Jemma的身体垂了下去,缩在了她身后的枕头里,她咬着下嘴唇。

“我错过了晚餐,”她解释道。

“Jemma,你错过了大概十次晚餐,但你不用一次性把它们都吃完。”

她笑了起来,带着一点儿鼻音,Fitz觉得这可爱极了。

“我的意思是,”过了一会儿,她说,“我错过了和你共进晚餐。你知道的,”她玩着她的手指,“在很棒的餐厅。”

“哦,”Fitz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他完全忘记了他们的晚餐计划,在一切发生的那个晚上,Jemma消失的那个晚上他们的计划,就在她走之前。事实上那个晚上他与Jemma的谈话,以及那些不会帮助他找回Jemma的事情,都从他的大脑里消除了。

在过去的两周里他的大脑只专注于一件事,Jemma。而现在她正坐在Fitz面前,眼中闪烁着泪光。

“我才意识到你所说的共进晚餐大概不是在医学中心吃着外卖吧...”Jemma轻微地缩了缩身。

“不不不..”Fitz坐直了身,担心她没有意识到他的沉默其实是失望。“确实不是。”

Jemma小心地点了点头,舔一舔嘴唇,解释道:“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以为我忘了这件事,”她做了个深呼吸,解释道,“当我,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事...这对我非常重要。"

Jemma努力地说出了这些话。她看起来很脆弱,这使Fitz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痛苦。他咬紧了牙根。

“我常常想起这些,”Jemma表示,终于,Fitz明白了。

对他来说,在过去的两周里他们的晚餐只是件小事,无足轻重,像是别人的生活,但对Jemma来讲那便是生命线。这支撑着她,提醒她回到他身边。她要回到Fitz身边,因为他们还要共进晚餐呢。

“我在开玩笑啦,”Fitz说,“如果我说我认为这些太多了的话。"

Jemma咯咯地笑着,吸了吸鼻子,“是啊,我猜你也是在说笑。”

“而且我从没想过你忘记了这事儿。”他往毯子内部蹭了蹭,把一只手撑在那堆食物前,于是他的身子便横在床边上。

“嗯....”

“我不会这么想的,永远不会。”

她点点头,咬着拇指指甲。“而且我也想为你做这些,”她突然说,“你值得我这样做。”

“谁?我吗?”Fitz一脸不相信地摇了摇头。"Jemma,你才是那个被卷入外星岩石的人!”

“嗯,是的,但你一定也很难受。Fitz,我很抱歉。”

“我很难受?”

他无法相信他所听到的。她被一个有知觉的克里人岩石吞了下去,天知道这些天里她经历了什么,然而她关心的却是他经历的磨难?

“我不想做那个落后的人。”Jemma很快地说。

哦。

整个房间陷入了寂静,Fitz感受着他的心脏砰砰地跳。

他们从来没有谈过他昏迷的那段日子【别人曾告诉过他昏迷了九天】。在这件事过去之后,这就成了他们从不谈论的两件事之一。他丛来不问,她也从来不说。

于是,像其它事一样,这件事成了他们的禁区。

而现在,在经历过十个惊慌失措的日子后,Fitz知道Jemma一定感到非常孤单。他也曾被人群包围过,Skye,Mack,Coulson还有其他人,但是人生中他从未感觉那么孤独。

他曾十分害怕,十分孤独,他希望Jemma永远不要经历这些。

而她已经经历过了。

Fitz轻轻地把他的手放在Jemma的两只手上,握紧了她的手。

“谢谢,”他小声地说,“为了你准备的晚餐。真的太棒了。”

她抬起头,伴随着一个感激的微笑,她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不用谢,”

Fitz注视了她几秒,回以了一个笑容,感受着她手心的温暖,祛除他心底的紧张。自从Jemma回来,那份紧张渐渐被驱散。慢慢地,他重新可以呼吸。

“对了!”最后他说,他握紧两只手,视线扫过他面前的食物。“我们能开始吃了吗?”

“哦,当然!”Jemma拿起一个塑料盒,“不然就要凉了。”

她拿起一盒印度风味炖鱼,Fitz一下子就明白了她想做什么。他拿起了另外一个盒子。她把盒子递给他,Fitz也把盒子递给她。他们都选择了对方的最爱。

他们大快朵颐,沉默了几分种。Fitz嘴里塞满了食物,他时不时就抬头看一眼Jemma,确定她吃得好。他们吃得很慢,但她的厨艺有了长进,Jemma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所以,”过了一会他问道,嘴里塞满了米饭,“你是怎么准备出这些的?”他眯着眼:“你没有...”

Jemma翻了个白眼。“不不不,Fitz,我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我甚至没下过床。你怎么和Skye一样呢?”

Fitz安心地呼了口气。

“所以,你是怎么...?”他指着那些食物,“搞到...?”

Jemma耸耸肩。“是这样的,早上你去工作后,和往常一样,有几个人来看我,Hunter和Bobbi,May,Coulson。午休的时候,Mack也来了。”

Fitz很感激他的朋友们能来看Jemma,在他不在的时候。

“他们来的时候,”Jemma微笑道,“我向他们提及我想吃某种食物...”她眼中有一种Fitz久未见过的得意,“然后这食物就出现了。”

Fitz放下了叉子。“Jemma Simmons,你在欺骗我们的队友来为我们买晚餐吗?”

“不,不是欺骗,”她辩解道,“只是...暗示罢了。”

Fitz 哼了一声。

“Skye也给我了些。”

“哦是啊。她也参与了这计划,是嘛?”

“嗯,当然。我需要一个人来叫你。”Jemma拿起一个薯条,咬了下去。“事实上,当我告诉她这个计划时,她可热心了。还说要拿来蜡烛和小彩灯。”

Fitz把整张脸用餐盘挡住来掩饰他的笑容。“那她拿了吗?”

“嗯哼。”Jemma点点头,“她还从我的房间里拿了镜子和发梳,所以我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Fitz抬头看着面前的Jemma,她的餐盘被放在膝盖上,发丝搭在肩头。她就在那里触手可及。Fitz想不出她怎么能看起来糟糕。反而,他觉得无论什么时候,Jemma都看起来像个仙人。

“我喜欢这些花,”他说,Jemma的手指抚上那些花瓣,拂过她的耳垂。“摸起来很棒。”

“Skye的点子,”她说,“她想帮我计划好一切,但是食物到了我们又不想让他们变凉,所以我猜她即兴发挥了一下。”

Jemma扯着她的衣角,有意识地把头发弄到耳后,Fitz惊恐地发现她正因为外貌而感到不自在。

“Jemma,我告诉过你,”他慢慢地说,以一种温柔的声音,“这一切都很完美。”

她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合。因为这句话,因为他所说的,她脸颊微微泛红。她容光焕发,Fitz在她脸上看到了整个世界。

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交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聊天,哭泣,叫喊,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或需要这么做的话。Fitz已经准备好了做这些。

即便如此,他现在所想做的,不过是坐在她病床上与她共进晚餐。他无法相信自己有那么幸运,能作为她最好的朋友。

“那还有啤酒,”Jemma突然说,指向她房间里的血样柜,“如果你能...”

'Oh! Right.'

“哦!好。”

Fitz急匆匆地向冰箱跑去,差点绊倒了他自己。

“你又是怎么搞到这个的呢?”他问道,“更多的暗示?”

“嗯,是这样的。我大概是从心理上敲诈了Lance。”

“哦?这样嘛?”

“嗯...大概是吧,一点点。”

Fitz轻声笑着,拉开冰箱门。”

The laugh died on his lips, though, as he was met with a neat row of sample tubes on the middle shelf, all of them filled with blood. Jemma's blood, freshly taken from the crook of her elbow and waiting for analysis in the morning.

然而当Fitz看到架子中间的一排血样时,他的笑容僵在了嘴角。试管里装满的血液,Jemma的血液,新鲜的,刚从她手肘处抽出的血液,等待着明天的检查。

他口中泛起一阵酸味,他努力把它咽回去。他想到他们一起经历的事,她己经经历的事,它们就在这里。而且它们还将出现。

“Fitz?”Jemma的声音像是从身后的很远的地方传来。“怎么了?你找到了嘛?”

但担心这些麻烦这些真的有意义吗?真正重要的是无论如何她们都会战胜这一切。

一起战胜。

Fitz做了个深呼吸。

“耶!”他拿起冰箱顶层的啤酒瓶,关上门。飞快地转过身摇了摇瓶子,“在这儿呢。”

Fitz看着那瓶子,将它丢起又接住。“但是,我刚刚想了些东西。"

“哦?”Jemma歪着头看他,“想到了什么呢?”

“我想我们下次约会的时候应该找个不会把饮料和血样放在一起的地方。”他紧张地看着她,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暗示。”你觉得呢?”

Fitz无需紧张,她当然听懂了。

她可是Jemma Simmons,她最擅长暗示了。

她的脸又红了,而Fitz感觉这像是长达十二天的暗夜后的曙光。

“我也这么觉得,”Jemma温柔地说,一抹微笑拂过她的脸颊,“等下次约会的时候。”

她小心翼翼吐出最后一个词,像是那词是由星尘做成,如果说的太重便会消散。

听起来美妙至极。

“好的,那,”Fitz从床边的桌子上拿起两个纸杯,拧开瓶盖,倒满酒。“我很明白,根据你的情况,你不应该喝酒,但是...”

“但我觉得可以破个例,”Jemma接着说,接过他手中的杯子。

Fitz又倒满了自己的杯子,意识到他们确实需要喝点。

“致..."他起了个头,停下,意识到在干杯前他要说些什么。

“致我们下次的约会?”Jemma微笑着建议。

“致这次的约会,”Fitz纠正道,“这一切都太棒了。一切的一切。”

Jemma又笑了起来,她把脸藏在了杯子后面。

Fitz笑着把杯子举起,与嘴平行,喝下那酒。啤酒很凉,回味有些苦,但同时又有些甘甜,由唇间传到他心田。

Fitz不敢贸然为这种甘甜命名。那个词由四个字母组成,美妙得像春日,像是火腿配上奶酪,像是Jemma的皮肤触碰他指尖带来的温暖。

Hope.

【授权翻译】May I See You。Brightly

原作者:jemmasimmmons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36142?hide_banner=true
--------------------------------------------------------------------------------
Summary:

“Simmons,”Fitz打断她。“你刚才要

“哦对对!我要问什么?”她呆滞了一会.“我该买什么颜色的裙子?

从此Jemma去购物时,Fitz渐渐觉得有义务去帮助她。

Notes:

I saw this text post on tumblr this morning and I couldn't resist writing a little something for it: http://jeemmasimmons.tumblr.com/post/143268979438

There is really no excuse for how fluffy this is, other than the fact I am still riding on a high from this weeks episode. None of this has been beta-ed so please forgive any mistakes. The title comes from Sleeping At Last's song 'Brightly'.

Find me on tumblr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早晨,当Tardis有节奏的砰砰声打破Fitz的美梦时,他还以为自己仍在梦中。

但当他睁开眼睛,既没看到蓝色的报警亭,也没有看到时间领主站在他一片狼藉的宿舍里。这使他【必须要说,有些失望地】发觉他已经醒了。

而且他的手机正响着。

Fitz呻吟着滚过去,拿起在那堆笔记本顶上摇摇欲坠的手机。他用那一摞笔记本来代替床头柜。眯着眼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后,他读着她的名字,无法阻止自己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

“喂?”

“Fitz!”Jemma的声音在电话的另一头响起,Fitz感觉仲夏傍晚的微光照在他身上,就像往常他听到她声音时感觉到的一样。

“Simmons,”他说道,算是打个招呼,然后滚回床上.“听着,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定一些规矩了。”

“是吗.....?”Fitz隐隐感受到了她的失落,感受到她轻轻皱起了眉。“你是指....?”

“关于在周末多早一方才能给另一方打电话。”

“哦,我想你是对的,”她肯定道。“我也讨厌别人在闹铃响起之前叫醒我。”

她居然设闹钟。

而且在周末。

上帝啊!

“嗯。”Fitz紧紧地闭上眼睛。“所以具体的时间是...?”

“八点半。你呢?”

Fitz瞟了一眼他的闹钟,时间指向中午十二点十七分。他已经六年没设过闹钟了。

“嗯...我也一样。”

“完美!” 如果可以通过电话线对另一头的人绽开笑容,Jemma已经这么做了。“所以,现在的规矩是,在八点半前不准打电话。”

Fitz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听着,Fitz,我很抱歉打扰你学习,”Fitz瞅了瞅那堆快要和他的笔记本床头柜一样高的未完成的作业,暗自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马上得到你的回答。”

“好的。”一种恐惧涌上心头,Fitz从毛毯中挣脱出来,连滚带爬地冲向作业,一边翻纸,一边紧紧地把手机按在耳朵上。“是...关于量子力学原理?还是热力学的提纲?

“哦不不不,”Jemma紧忙说,“我不是想问作业的事。”

“喔,感谢上帝!”Fitz把头埋在了双膝间,松了口气,然后轻声问,“我是说,嗯,那个,你要问什么?”

电话的那头沉默着,他能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和鞋拍打地面的声音。他觉得Jemma也许忘记了她正在打电话。

“Simmons?喂?你还在吗?”

“哦!”她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春天融化的雪滴。“抱歉,Fitz。我发誓我真的在听。我只是,正在购物呢。”

“这样啊,在购物啊。”

“嗯嗯,我在购物。我刚刚想起在商场门口有一条可爱至极的黄裙子。所以我去看了看,然后一不小心把手机落在试衣间了一会儿。而且...”

“Simmons,”Fitz打断了她。“你刚才要问什么?”

“对对对!我要问...”她思考了一会儿,“噢!我应该买什么颜色的裙子?”

Fitz眨了眨眼,“裙子?”

“对,裙子。”Jemma耐心地等待他回答。“我今晚舞会要穿的。”

Fitz几乎要骂自己了,他完全忘记了今晚是学校的慈善舞会,那个全校每一个人,从一年级到毕业生都想要参加的舞会。

怀着悲伤的心情,他把“睡到周一早晨”这一项从计划单上划掉了。

“噢,对,那个舞会。”Fitz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而且你刚才要问我...”

“我应该买什么颜色的裙子?我这里有件蓝色的,淡紫色的,当然还有那件黄色裙子...”

Fitz从来没有当过女生的死党,他确实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所以,他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才想到一个他认为合适的答案。

感觉上还算不错的点子。

“嗯,那个,那几件裙子是什么样的?”

刚说出口,他就开始想撤回这句话了。

哦,糟糕透了。

“蓝色的那件是及地长裙,”Jemma告诉他,同时他听到了大概是裙子滑过地面的声音。“前胸有一些宝石点缀,露背,所以如果我要穿它,我必须要买一件特别的内衣。”

“嗯...”Fitz狠狠地倒回了床上,尽量不去想内衣。“大概吧。”

“所以这会很麻烦。然后是紫罗兰色的。”Jemma说,此时Fitz突然尴尬地意识到她正在脱衣服。

天哪……

他感觉耳后发热,所以他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点儿,好像这能帮Jemma挽回一些尊严。而Jemma好像对此并不担忧,她欢快的声音使Fitz又把手机拿回耳边。

“嗯,”她欢快地说道,“我现在就穿着那件紫色的。”

“嗯......”Fitz轻轻地捏了捏鼻子。“然后,嗯,那是什么样的?”

“是短的。”Jemma停顿了一下,Fitz猜她正把头转向了另一边,看着镜子,思考着。“事实上,我认为它太短了,只到大腿中部。你觉得呢?Fitz?这是不是太短了?

“哦,是呀。”Fitz用手捂住了他已经红到不行的脸颊。“实在是太短了。”

“所以然后是……”

一声叹息,伴随着轻轻的咕噜声,像是Jemma正在从那条短到不行的紫罗兰裙子里挣脱出来。Fitz试图漫不经心地吹吹口哨,同时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了些,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不去想他最好的朋友穿着超短裙的样子。

万物之母啊......

“至于那件黄裙子,那是我的最爱。它是齐膝的,带着一条漂亮的细腰带和镂空的袖子。但我太爱它的颜色了,是那种冬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时天空的颜色。日出的颜色。”

Fitz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正常呼吸了。

“'Simmons,听着,”他连忙说道,“我觉得我大概不适合和你讨论这些。我的意思是,你难道没有一些女性朋友,或者......”

“但她们完全帮不到我啊。”

“为什么?”

“因为,”Jemma有些生气地解释道,“她们怎么会知道你的礼服是什么颜色?"

Fitz呆滞了一会,突然他意识到自己的表情像极了一只鳕鱼,然后他闭上了嘴巴。

"我的礼服?"

“对啊!呆子!”Jemma咯咯咯地笑了一阵,笑声如同银铃般,穿过电话线,“我的裙子必须要和你的礼服搭配才行啊。你想啊,如果我买了那件黄裙子,而你的晚礼服是黑色的,那看起来会糟透了。它应该是灰的,而且......”

“Simmons,”Fitz慢慢地问道,他大脑思考的速度正和他心跳的速度一样快,“我们什么时候决定一起去舞会的?”

电话的另一头沉默着,Fitz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又回去拿另一件忘掉的裙子了。这时,Jemma的声音再次响起,但是有些吞吞吐吐,而且小声了许多。

“我,我没有邀请你吗?”

“嗯...”

Fitz挠着他的后颈,努力把记忆拉回几天前。他和Jemma讨论了实验的工作,无数的计算式,日本新一代机器人以及食堂里Shepherd的派。但在他的记忆里,他们没有讨论过一起参加舞会。

并且Fitz确定他一定有什么事情需要想起。

“没有,吧?”

Jemma安静了起来,然后叹了口气。

“该死。”

又一段沉默,Fitz可以想象她坐在了地上,双膝蜷缩在胸前,作出自我保护的样子。

Jemma又叹了口气。

“该死,Fitz,我真的非常抱歉。上周在化学实验室的时候我打算问你的。我发誓我以为我确实问过你了,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我猜我就是因为想了太多遍,导致我以为我已经邀请你了。”

她听起来那么沮丧,这叫Fitz心痛。当Jemma再一次道歉的时候,他想告诉她她无需这么做。

“听着,这没关系的。我刚刚还在想,一起参加舞会是个,是个很棒的点子。但是,我刚刚说了,没事儿,当我没打过电话吧。一会儿见,Fitz......”

“Simmons!”Fitz急忙在她挂掉电话前叫道。他在床单上很不舒服地翻了下身,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腿。“嗯...我没有说不想和你一起去啊。

停了一下后,Jemma轻轻地说了声,“哦。”

“我的意思是,如果先问一下的话,会比较好吧...?”他的声音颤抖着。

“对,对,抱歉...”

“或者至少在早上提一下?。

“但是,你看,我以为我告诉你了,所以...”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

“你不要再怪我啦,这确实是我的错...”

“我很乐意,”Fitz接下去说,“很乐意和你一起去舞会。。

他听见Jemma深呼吸了一下,可以感觉到她放松了许多。“谢谢你,Fitz。”

“不用谢,”他说,他的声音比他想象的还要温和。

“我想我们又有另一条规矩了。”她听起来有些胆怯。

“哦?这样吗?”Fitz笑了。“是什么呢?”

“下一次有人要邀请对方出去时,要说的非常非常明确哦。”

Fitz放声大笑起来。“我会努力记住的,Simmons。晚上见,好吗?”

“对,今晚,”Jemma回应道。“真的很谢谢你,Fitz。以及......”

“以及什么?”

Jemma又叹了口气。“嗯,你还没有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我应该买什么颜色的裙子?”

Fitz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向他的衣柜走去。他把衣柜门推开,看着他那一大堆带着鲜艳图案的衬衣和领带,以及放在最后面的,他曾在博士毕业典礼上穿过的礼服。礼服的袖子上还有些折痕。他的礼服是纯黑色的,和黄色的裙子配在一起看起来绝对糟透了。

他想起当Jemma说起那件黄色裙子时兴奋的语气,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Jemma站在他面前,穿着那条色彩如朝霞般的裙子。

“Jemma?”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买那件黄色的吧。”

“真的吗?”她听起来是那么开心,Fitz感觉他的心脏已经是平常的两倍大了。当他思考这怎么会使Simmons如此开心时,他必须承认事实上是三倍大。“你确定吗?那你的礼服......?

“Jemma,相信我,你不用担心这件事,”Fitz说,离开他的衣柜,走向书桌。他打开电脑,点开谷歌。Fitz的手机还在他耳边,所以他小心地在搜索框里打出“出租灰色礼服”。

“我们看起来会很搭的。”



Jemma走出了商场,手里拿着一个亮粉色的纸袋子。在袋子里,被好几层薰衣草香味纸包着的,是那条黄裙子。

她转了个弯,向回学院的公交车站走去,一缕色彩吸引了她的目光。路上有一个花摊,一个矮小的男子正把12支玫瑰做成花束。一根绳子系在两根杆子上,悬挂在他头顶上,上面缀满了一束束色彩斑斓的花朵。

Jemma咬着她的嘴唇,马上转身返回。

当Jemma站在他面前时,那个男人并没有抬起头来,所以她抬头看着那些花束。靠近后,她发现花绳上挂着胸花和纽扣花,由紫罗兰、百合、蔷薇、芍药和勿忘我做成。那迷人的香味和颜色使Simmons陶醉。

终于,那个男人转过花摊,抬头看见了她,并把帽檐转向了前方,正对着Jemma。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小姐?”

Jemma默默地指了一下绳子最后那个完全由报春花做成的花束,那种浅黄色和她的裙子正配。

男人把花束拿下来,放在货摊上,小心地用报纸包起来,递给Jemma。

“他真是个幸运的男人,”男人说,朝着Jemma手里的纽扣花微微地点了点头。

Jemma意识到她的脸已经红了,她付了五美元给那位男士。

我想我才是幸运的人吧。

她向那个卖花的男人道别,把那个纽扣花束放进袋子,再次转身向车站走去。一朵报春花从袋子边冒了出来,带着朝霞的美丽色彩。

这一切真是太棒了,Jemma偷偷笑着想,轻轻地跳了一下,身边是Fitz淡灰色的西装。


谢谢w第二次翻东西,还有不足轻多谅解QwQ




【授权翻译】FitzSimmons

原文:fitzsimmons! :) : you've been beside me the whole damn time. http://jeemmasimmons.tumblr.com/post/144469723373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发图片QAQ
中文英文都不好求轻喷w
这种问答体【大概?】好萌啊~
-----------------------------------------------------分界线君---------------------------------------------------
• Q:谁会给对方买俗气的礼物?
• A:Jemma会这么做,但她完全是无意的。她真的认为Fitz会喜欢那些她做任务时带回来的小饰品,相信他会用那个奇怪的杯子,相信他会穿那个上面印着猴子和香蕉的内裤。[事实上她是对的,Fitz会将那些小饰品排好放在窗台上,他每天早上都会用那个马克杯。至于那些内裤……那上面可有猴子啊,除了穿上它以外Fitz还会做什么呢?!

• Q:谁开始的第一个吻?
• A:我是说,我知道这在剧中呈现过了,但我坚信那个柏拉图式的、令人陶醉的吻发生在学生时代。Jemma开始的那个吻而Fitz也回应了她。不过,在第二天早上,他们两个都把这一切忘了。因此,在大约十年后的那个火热的下午,当他们在实验室里亲吻对方时,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 Q:谁会用一个吻开启对方的一天?
• A:在大多数的早晨,Jemma起的很早,之后她会尽可能的在床上多待一会儿让自己清醒。Fitz早上会有起床气,但这不会持续很久,直到Jemma的一个温柔的吻。她从来不担心他每天早晨的怒火,Fitz怎么可能在这样被叫醒后还觉得生气呢?但当Jemma怀孕时情况有所改变,她变得更加嗜睡。Fitz对于他的起床气无可奈何,他开始感受到自己与Jemma在一起是多么幸运。于是,他尽可能的和Jemma呆一起并告诉她他感到多么幸福。而Jemma,并不意外的,对此感到有些厌烦。[其实厌烦什么的都是假装出来的辣]

• Q:谁会给对方挠痒痒?
• A:Fitz。Jemma非常怕痒,无论挠她哪里她都会痒。从他们刚认识开始,Fitz就会这么做,他发觉当Jemma过于专注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来分散她的注意力。只需要轻轻地挠一下她的脖子,她整个人一下就会在他正在挠她的双手里融化,就好像他的手穿过她的身体并在内部挠了挠。在最近,为了以防万一,他会努力避开她的伤疤和腰部。

• Q;谁会邀请对方一起淋浴?
• A:Jemma!但其实是……隔着一些东西啦。她喜欢Fitz帮她洗头的感觉。

• Q:谁会在工作日午餐时给对方惊喜?
• A:他们两个都会这么做,不过是以不同的角度。Jemma非常清楚Fitz有多爱吃她做的三明治。当Fitz在做一些重要的研究而且看上去需要一点动力时,她总是会确认她有足够的做三明治的材料。至于Fitz,他总是会带上Jemma的午餐,因为他知道Jemma经常忘记吃饭。而每当这时,他的胃就会像一个警报器一样开始发出咕噜声

• Q:在第一次约会时,谁会比较害羞?
• A;嗯……那一天,在英格兰北诺福克的海滩上,夕阳西下,他们肩披浴巾,相隔咫尺,共同凝望着大海,聆听着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声音,两个人都不紧张,都不害羞,他们沉浸在幸福的爱意里。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这样开始的。

• Q:谁来对付蜘蛛?
• A:Jemma Simmons曾经战胜过带触手的奇怪植物、心理病态的杀手、外星植物,并且至少六次面对过死亡。但是当她看到一只蜘蛛时,她发现她遇到对手了。(你知道,真不应该把这叫做病态的恐惧。这个世界上有几乎百分之四十的人害怕蜘蛛,这并不是荒谬的事情。。。!“Daisy?! Daisy?! 你还在听吗”?)Jemma会把那个讨厌的小东西“囚禁”在玻璃杯里,但那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了。Fitz知道这点。他可以勉强接受Jemma愉悦的处理任何其他的昆虫这件事,无论是甲虫还是那些飞来飞去爬来爬去的小虫子,而对付蜘蛛,则是他的任务。所以,当他把蜘蛛铲出门外时,他只好耸着两肩,尽可能不颤动。(在他们搬进佩思郡的新家后,有一次,Fitz弄洒了大概一品脱的牛奶。当他回来时,看见一盒拆开包装的玻璃杯,在房间里规则地反放着,而他的妻子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他叹息了一声,开始干活。)

• Q:谁会在喝醉时大声宣扬他们的爱情?
• A:他们俩都会这么干。这一幕很有趣,但需要偷偷地看。对于其他队员来说,与Fitz和Simmons一起串酒吧是非常难忘的时光,尤其是串到第五个酒吧以后。Daisy看着他们相互表白,像是在打乒乓球。她用手支着下巴,脸上渐渐浮现出笑意。May翻了一个白眼,但还是愿意偷看他们。而Fitz之后感到很奇怪,不知他做了什么,使他身边所有的女人都乐于敲诈他。


谢谢观看w翻得不好请见谅~